物鱼剧情网物鱼剧情网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星汉灿烂第8集:凌不疑向程少商表白

凌不疑突然率军包围世子府,已将前后门围得水泄不通,直言听闻今夜府内有人作乱,所以才带黑甲卫前来,以协助其擒获贼人。肖世子强忍着怒意,任由凌不疑搜查全府上下,直至无果后,这才松了口气,同时意识到对方对自己起了疑心。

正因程少商无意间卷入肖世子与凌不疑的争斗风波,萧元漪和程始都为此心惊胆战,唯恐女儿受到伤害。奈何程少商完全不知错在何处,宁愿承受军法处置。平日里程始心疼女儿,可在这件事上不容疏忽,萧元漪不忍直视程少商受罚,只得背过身去。

星汉灿烂第8集:凌不疑向程少商表白

一辆马车从林中穿过,惨遭贼人埋伏,以至于三叔母受了重伤。幸好凌不疑等人及时出现,为其避开利箭,也正是通过这件事,程少商意识到自己的性命生死一线,身边的人也会随时没命。三叔母安慰程少商,表示生逢乱世,人命当如草芥,护一人为自身,护住万人才是天下。

也正因心怀苍生,保护天下黎民,程始和萧元漪当年才会舍下程少商,义无反顾地奔赴战场,结束这乱世之象。程少商等人躲在寨子里,尽管无法确定是否能拦得住敌人的进攻,但是当务之急还需要尽可能拖延时间,只要等到援军就可安然无恙。

数日来的坚持死守,已令他们陷入囹圄之境,正当生死关头,程少商打开大门,看见凌不疑带着部下纵马而至。因为凌不疑的出现,周遭危险彻底消失,可是随军将士死伤惨重,实在令程少商过意不去。当她看到还有许多伤兵,为避免耽误行军,便向凌不疑提出由她悉心照顾。

凌不疑思来想去,最终还是同意了程少商的建议,而他也因之前受了箭伤,也跟着留了下来,并且通知梁氏兄弟先带大军离开。程少商为避免凌不疑伤势感染严重,于是亲自为他处理伤口,强忍着不适拔掉箭头,这期间是小心翼翼。

萧元漪阻止程少商继续说下去,表态这次事件不必追究,但是傅管妇不知见好就收,似是得了靠山,继续哭诉程少商因有兄长撑腰,才会如此让程姎备受欺负。可正因如此,一直未曾开口的桑舜华听不下去,斥责傅管妇妄议主家是非。

原本程少商坐等阿母发落,可是萧元漪的处理结果让她不满,索性质问对方是否觉得傅管妇所言准确,否则应当坐实傅管妇离间程家骨肉至亲,当场发落以正视听。萧元漪早已是厌烦至极,可又听到程少商得理不饶人,一怒之下大骂其忤逆。

这句话刚说出口,萧元漪瞬间后悔,青苁等人为之诧异,显然是不敢置信。程少商自知虽为家主嫡女,可是处境并不乐观,倘若今日不能好好解决,恐怕余生都要畏畏缩缩,永远翻不了身。

心意已定之后,程少商冷声反驳傅管妇,表示萧元漪之所以没有斥责她,全因顾及程姎的脸面,所有人都以为兄长偏心自己,还不是萧元漪偏心堂姊在先。萧元漪气极欲行家法,看到兄弟二人又为其求情,便将怨气发泄在程少宫身上,怒骂他要是送出两张书案,也就不会出现难以收场的局面。

程少商依旧跪得笔直,没有半点畏惧,甚至认为萧元漪不该责怪兄长,同时以自己所使用的书案,断言阿母毫无分寸,以公平之意来行偏心之举。程家兄弟和程姎都跪在程少商身边,愿意代为受罚,桑舜华欣赏程少商的孤勇,便假借腹痛为由,带着萧元漪离开九雅堂。

其实在这件事情上,桑舜华认为萧元漪的做法有失公允,明明是程姎的仆奴犯了大错,可是字字句句都在责怪程少商。萧元漪不得不承认,这一遭她是牛心左性,既错也输,适才气昏了头,才会如此失言。

本来萧元漪是要将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可现在事情越闹越大,桑舜华建议由她来出面收场。果然程少商愿意给三叔母面子,没有继续追究,并且还想要在上元节出去玩,桑舜华爽快同意,满腹愁绪的气氛瞬间烟消云散,大家其乐融融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物鱼剧情网 » 星汉灿烂第8集:凌不疑向程少商表白
分享到: 更多 (0)

关于我们